荷兰“罗马奖”作品赏鉴:现代社会变革中的时代印记

荷兰“罗马奖”作品赏鉴:现代社会变革中的时代印记

在荷兰有一项艺术大赛竞争异常激烈,它针对40岁以下的视觉艺术家和35岁以下的建筑设计师,激励和鼓舞了无数才华横溢的艺术家。这一奖项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08年,当时路易·拿破仑(Louis Napoleon)在荷兰推出,并在荷兰独立后,由第一任国王威廉一世(Willem Frederik)在1817年宣布确认举办。它就是荷兰罗马大奖赛(Prix de Rome)。

荷兰“罗马奖”的获奖作品和入围作品都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竞选帮助了有才华的视觉艺术家的职业发展并提高了他们的知名度。

最初大赛评审团成员全部由阿姆斯特丹和安特卫普的“皇家学院”德高望重的权威人士组成,荷兰国王对评审团的组建和奖项的评审进行干预指导,参与大赛的举办、评审团的组建、获奖人员的资格认定、评选等过程。

如今荷兰“罗马奖”由荷兰教育、文化及科学部举办,汇集了国际上最新的专业知识和观点,在艺术以及审美趋势的走向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继上期“荷兰艺线”聚焦了四位荷兰女性眼中的镜头文化之后,今天我们就将继续通过腾讯艺术为您呈现四位2021年荷兰国家艺术奖“罗马奖”(Prix de Rome 2021)的获奖者和入围者。

“第一次了解2021年“罗马奖”获奖者的作品及获奖理由,不经意发现都是女性艺术家。在我看来,强调女性艺术的“文化立场”而非“性别立场”是认知女性艺术的关键所在。

因为,女性的自我性别和意识形态一经确立之后,其文化位置便有了与以往不相同的改观,把她们放在应该在的位置上,才是一种符合自然规律和进行判断的选择。女性身份之于女性艺术家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合理运用,并成为一种性别身份上的“僭越”,同时又是其攻守进退时的护身甲胄。

她们仿佛是在明处,又仿佛是在暗中,形成了一幅“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艺术景观。”中国独立策展人、艺术评论家冯博一表示。

亚历克西斯·布雷克(美国匹兹堡,1981年,生活工作于阿姆斯特丹)从事跨学科的艺术实践,通过使用编舞、声音、录像、雕塑和印刷品将视觉艺术和表演相结合。她调研了身体在艺术史和其他领域的表现形式,然后对其进行批判性的调查、破坏和重议。

评委非常欣赏她把对相关社会问题的批判性分析嵌入在强有力的表演中的方式。亚历克西斯·布雷克发展了她自己清晰的和极简主义美学的表演风格,虽然形式相同,但每次表演都令人惊讶。

西尔维娅-马特斯(荷兰埃因霍温,1985年,生活工作于阿姆斯特丹)制作有关科幻题材的实验电影。

大多数情况下,她的短片叙事起源于自传式的经历,或受到人类集体行为的启发,但却表现出对现实世界的有意疏离和分裂。评委对马特斯将强大的视觉语言和原创的故事形式结合在一起的做法很有兴趣。她的电影将一种风格化的未来现实主义与强烈的绘画性结合在一起,给当前艺术和电影的面貌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

科拉莉·沃格拉(荷兰代尔夫特,1981年,生活工作于阿姆斯特丹)是一位跨学科艺术家,她将行为研究和数据分析等学科与艺术性的想象相结合。

她对算法非常着迷,探索人类和机器之间的紧张关系。通过与不同学科的专家合作,她的(录像)装置和表演将机器逻辑应用于人体,反之亦然。

评委欣赏沃格拉作品的跨学科特点和合作性,以及她处理未来愿景和技术发展的方式。该作品将潜在的主题转化为强烈的视觉要素。

梅赛德斯-阿兹皮利奎塔(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1981年,生活工作于阿姆斯特丹)对弱势的、集体的身体、去殖民化的女权主义和持不同政见者的声音特别感兴趣。她把过去和现在的各种人物聚集在一起,他们表现为声音、形状、文本、痕迹和记忆,成为多层次的作品。

评委被阿兹皮利奎塔通过将过去融入当代而重写拉丁美洲和欧洲历史的方式所吸引。她对自己最近的作品充满热情,这些作品由富有想象力的挂毯组成,重新诠释了历史事实,并将观念与工艺相结合。

荷兰驻华大使馆希望继续探索中荷两国文化交流的新形式,为两国“线上”和“线下”进一步的文化交流提供平台,并促成两国文化之间不同视角的对话与合作。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