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轰炸粤东时兴美后方以足球和武术支援抗日战争

日寇轰炸粤东时兴美后方以足球和武术支援抗日战争

嘉宾姓名:今天我写一篇文章,讲的是杏梅地区的一些先贤,他们用足球和武术支持抗日战争。文章中有很多当时的名人。在火与烟的时代,圣人非常重视强化。梅州是中国现代足球的发祥地,亚洲足球大王李惠堂的故乡,涌现出近百名国家级教练和国际球员。

嘉宾明军新作《梅州足球史话》在出版过程中,这本书是中国最长的足球史,也是中国大陆第一部城市足球史。近日,为了配合梅州CSL赛季,科明军推出了[CSL赛季足球史]专栏,让大家更多、更快、更真实地了解梅州这座足球名城的历史。在梅州,有很多关于足球城、球队、明星、足球比赛、体育场馆的故事,还有足球产业、足球小镇和企业家的故事!

1937年至1945年,日本侵略者轰炸广东,犯下滔天罪行。据历史统计,日军飞机轰前后14个月,汕头轰炸前后22个月,韶关(当时临时省会所在地)轰炸前后

抗日战争前三年,日军飞机在惠阳、博罗投下640多枚炸弹,在河源、龙川、紫金、和平、连平等县共投下700多枚炸弹。仅河源一地就有50人死亡,34人受伤,135所房屋被毁。日方飞机还炸毁了龙川大桥,严重破坏了广东东部的交通。

共投下650多枚炸弹,梅县、兴宁、五华、蕉岭、丰顺等县也有人员伤亡,多处房屋被毁。1939年4月,两架日本飞机轰炸了五华的水寨和霞福,造成两人死亡。另有7架飞机轰炸了华城东山坳,炸死3人,炸伤12人。1938年11月10日,八架日军飞机轰炸了横坡的永宁、野湖、下府等乡镇,投下30枚炸弹,造成5人死亡,10人受伤,摧毁了13座民房和商铺。

第二年,夏府公学在校园西角的炸弹降落处用橡木建造了一个炸弹亭。当时的国家主席魏安圭写下了《炸弹馆记录》,并在额头上写下了“炸弹馆”一词。

当时,在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眉县抗日救亡团体相继出现,包括眉县学生抗日同志协会(以下简称学康会)、眉县青年抗日同志协会(以下简称清康会)。眉县强人体育协会全体会员参加了抗日救亡工作,部分会员还参加了中国地下党领导的青年抗日协会,并在眉县各乡镇设立了分支机构,如昔阳、炳村、松口等。

这些各行各业的爱国者积极宣传足球,并通过各种方式宣传抗日救亡,出版《燎原文艺》《正义报》等文艺月刊,举办木刻展览,开展慈善比赛、慈善演出、慈善义卖,并将全部收入用于购买棉衣和药品支持一线。

黄是盘桂坊“春荫堂三君”之一。当时任国民政府广东省副议长、广东省农林厅厅长。同时,黄还担任了强人体育协会名誉会长。先后在梅城举办了“库通杯”、“全国物资杯”、“建辰杯”等足球比赛,并编辑了《抗战周刊》以及其他宣传抗日的报刊。[1]

这些活动和报纸加强了当地各级人民之间的交流和联系,将抗日救亡运动结合在一起,充分体现了足球在当地的影响。抗日战争时期,强民体育协会会员达数百人。

1941年,广州沦陷,广东省国民政府从广州迁至曲江。因此,曲江成为广东省的临时省会。同年秋天,当局以时任省政府主席李的名义在曲江举行了一场省级足球赛,

当时曲江有许多梅县人,如国民政府广东省副议长黄、第65军司令部少将参谋长、梅街蒲峰师管理区少将司令曾启清、广州师范学校教师孙承增等,等,他们高度重视梅县队的比赛情况,经常与梅县队合作组队。

1941年,原人民体育强将、第十四届省运会眉县队主力饶卓基成立“中国体育协会”。决赛中,梅县队再次迎战实力强大的宝安队,最终以4-0夺得“韩魂杯”,并第三次夺得省足球锦标赛冠军。

随后,广东省政府组织篮球队、排球队和足球队等广东省体育代表团赴湖南、广西等抗日前线慰问。省政府指定该足球队由“韩魂杯”冠军梅县队代表。

梅县派文吉祥、张作金、兰干、杨云林、黄永胜、李思涵等队员赴曲江参加省体育代表团。

广东省体育代表团由五支球队组成,分为三组:篮球队(男女队)、排球队(男女队)和足球队。这支足球队由梁(1899-1978)率领。梁参加了第二届至第七届远东运动会,被授予

第二代远东足球王(李惠堂是第三代远东足球王)。有15名成员来自眉县强民体育协会、中山大学、曲江邮电局等。温被任命为广东省体育代表团足球队队长。梁曾经举办过远东运动会

按照梁的部署,广东足球队边中结合、两翼齐飞、底传或中短传、穿透和突破,打得非常顺利。前锋温连续拿下5元,广东队以8-0战胜桂林冠军队,为省体育代表团挽回颜面。随后,广东省体育代表团与当地足球队进行了两场比赛,并再次取得了圆满胜利,圆满完成了追悼任务。

梅县人过去支持抗日战争,除了足球,还有武术。1941年,眉县国民技术促进会举办了两场武术(当时称为国民技术)义演。南北武林高手齐聚一堂,全国所有的门票收入都安慰着一线]

这些武术大师的表演是为了抗日救国。他们各显身手:郑的九段软鞭,王的内外气功

,汽车超车;郭滚来滚去,把水泼了,没有碰自己;鲁的飞镖打遍了一切,王的春秋大刀,何的鸳鸯双刀;黄玉亭的岳家拳刚柔并济,李舞刀杀敌,刁海龙的拳刚柔并济,顾盛霖、杨百钧的朱家角拳强悍,邢的双头棍,孔的黑虎掌。

这样一来,梅州足球在兴起时期就以武术体现出来,梅州则以两种民族艺术在后方支援抗日战争。

1945年9月,为庆祝抗日战争胜利,梅县政府率先在东交场梅县体育场组织了一次大型运动会,黄为名誉主席。庆祝活动由驻军负责人黄仁桓主持,县长文克伟、张宗亮、黄库通等政要,以及第十四航空队(广义的飞虎队)的美国盟友出席。

30多个中学足球队和8个社会足球队参加了比赛。会议分为中学组和公开组比赛。强民、雪莲、陈健、冰村等社会足球队参加了公开小组足球赛,争夺“银鼎”。最后,眉县强民足球队以全胜夺得冠军,夺得“丁银牌”,雪莲队获得亚军。在中学组的足球比赛中,雪夷中学队获得冠军,乐宇中学队获得亚军。[3]

本文基于《梅州足球史话》编写了相关内容。《梅州足球史话》,中国大陆第一个城市足球历史也是中国最长的城市足球历史。

留下回复